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陌路寻仙 第15章 矿场

发布时间:2019-09-13 19:26:17

陌路寻仙 第15章 矿场

毕赛给方舟几个鼓了鼓劲,说了说自己的心得,便站到一边,看他们几个试举。

有了毕赛的成功在前,方舟铁蛋他们都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可惜的是,有毕赛那样好底子的人毕竟不多。

除了方舟能勉强举起石枪外,其他人只能把枪提起来。石头就不说了,他就是单纯来给同伴加油的。

“姓毕的叫花子,没听见王管事叫你去洗澡吗?赶紧的,还没开始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周丁对正和方舟讲话的毕赛喊道。

毕赛无奈,不想刚开始就得罪这个人,只好惋惜的和他们道别:“说不定以后会有其他机会,能不做乞丐就不要做。有机会我会再来新码镇,希望我们还能再见,但是希望到时候你们已经不是乞丐了。

王管事看了毕赛一眼:“这倒是个有情义的xiao子,可惜了。”

本来毕赛还想和他们多聊聊,可是周丁将他硬赶了进去,说是等下还有事情要宣布。

“那我进去了,你们要多保重啊!”

毕赛进了客栈,美美的泡了个热水澡,换了身xiao二送来的麻布衣,感觉人都精神了几分。

其实后来也没宣布啥,就是说了说路途会比较远,也比较辛苦。因为人太多,坐船坐车都会很挤

,让他们到时候多担待,不要胡思乱想。

第二天一大早,王管事和周丁便带着三十一个半大xiao子上船离开。

岸边站满了前来送行的人群,哭声喊声一片。

方舟等人早早就在这等上了。

毕赛边走边回头朝方舟他们挥手。

方舟等人站在码头上,更是跳着蹦着乱挥着双手,目送毕赛的离开。

石头更是哇哇大哭:“赛哥,你自己也一定要保重啊!”

彼此泪水流了一脸。

这一别,不知此生可会再见?

毕赛也不知道到底在船上究竟呆了多少天。

从来没有坐过船的他,早就晕得七荤八素,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呕的吐的,没人来收拾,船舱里充斥着一种让人实在无法忍受的味道。

周丁捏着鼻子,走到船舱外,一脚踢开门,大喊:“下船,下船!”

船舱内的人茫然四顾,哦,好像在叫下船了。

哎呀,终于可以下船了!反应过来的人都欢呼起来。

毕赛慢慢的扶着船壁,站了起来,再呆下去,他都想跳船了。

其他人都是面露喜色,互相搀扶着走了出去。

三十一个少年还不及多看一眼码头的繁荣景像,便被匆匆塞进三辆马车,又开始一路颠簸之旅。

毕赛强忍不适,默默在心里安慰自己:“再坚持几天,等到了矿场就好了。”

这些人又被勒令日夜都呆在马车内,除了要大xiao便,连吃东西都是在车内解决。日夜兼程地赶路,其间不知换了多少辆马车,反正他们当中,最强壮的郑瑜也已经面露菜色。

当他们终于到了许记矿场,躺在大通铺上睡觉时,皆是身心俱疲。

屋外,天气很糟糕。

寒冷的冬夜里,阴冷的细雨绵绵缠绕着大地,一阵狂风在黑暗中呜咽而过,格外让人揪心。

毕赛很是过了几天舒畅日子,不仅能吃饱肚子,厨房里的人还带来大夫给他们诊断开药,尽管药很苦,可毕赛每次都是很痛快便将药汤一饮而尽。到了第四天,便毕赛生龙活虎起来,觉得身体棒棒,吃嘛嘛香。

能够如此重视自己这些学徒的身体,这里应该坏不到哪去吧?

虽然这么多人都挤在一个大屋子里,但毕赛还是觉得很满足,比起他当乞丐的日子,这里简直是好得不得了。

但又过了几天,毕赛细细观察后,却开始对这个许记矿场感觉很不好,像个牢笼似的,处处好像都在防备有人外逃的,有點诡异。如果真有当初说的那么好,谁会舍得外逃呢?

毕赛心里嘀咕,但却不敢和旁人议论。

虽然都是些孩子,但不知根不知底的,谁知道哪句话会传到管事们的耳中呢?不像其他人,他们大多都是乡里乡亲,三五成群的扎堆结伙。

不知道这到底是个干什么的矿场,范围不xiao,三面环山,山上到处都是荆棘和大树,险峻陡峭,一看就很难爬上去。没有山的那面是矿场大门,大门两边还建了两人高的围墙。

矿场房屋很多且很大,透过窗户向内看去,里面都是些木架子,还有些奇奇怪怪的池子和大灶,布满了灰尘蛛。

王管事和周丁两人几天都没有出现。

倒是经常看见五个膀大腰圆的彪形大汉或是守门或是巡查,估计是类似于护院的存在。

还有些做饭的中年仆妇,有时候会远远的看着这群孩子,悄悄交头接耳。

到了第七天,天还没亮,这群孩子便被吵醒了:“起床起床!这群懒鬼,卯时都到了,还在死睡。”

还在睡梦中,便被一棍打醒。毕赛睁眼一看,几天没见的周丁,正拿着一根指头粗细的棍子,挨床敲人。

同样挨了一棍子的郑瑜,呼地一下跳下床,单手捉住棍子,怒喊道:“你凭什么打人!”

他自幼个高力大,只有他打别人的,哪曾被别人拿棍子打过?

周丁一看,不得了,居然还有xiao兔崽子敢反抗。

虽然王管事有交待,头几天轻點打,让他们知道规矩就行,以免打坏了人影响进度,但周丁头脑一热,哪还记得?他用出十分力气,劈头盖脸朝着郑瑜就是一阵乱打。

郑瑜虽然力气不xiao,但又怎能斗得过早已成年好吃好喝、又有棍子在手的周丁?结果被周丁打得嗷嗷乱叫。

毕赛王强最先上前拉扯,挨了几棍,但还有几个胆大的、或是和郑瑜相熟的孩子也都接着围上去帮忙,周丁便施展不开手脚,怒气冲冲地跑出屋子。

毕赛觉得有點不妙,赶紧说道:“快穿好衣服,肯定睡不成了。”

不多时,周丁便带着五个彪形大汉进来:“王守正,你守在门口,于海你们几人,拿着鞭子跟着我,谁敢反抗,你们就狠狠地抽谁。”

这阵势,吓坏了这群孩子。周丁拿着棍子,又是一顿乱打,这次再没有人敢反抗了,都只是抱着头,四处闪躲。

“够了,周丁。听话的人才有饭吃,让他们知道这规矩就行了,以后遇到实在不听话的,再由你教训。”

不知何时,王管事出现在了门口:“看在你们这是第一次违规的份上,饶了你们,下次再反抗,一个人都不许吃饭!看你们还敢不敢相互帮忙。”

王管事停顿了一下,又冷着眼说道:“我再重复一遍,这里的规矩就是--听话的人才有饭吃!遇上实在不守规矩的,被乱棍打死,自然永远就没有饭吃了。”

满屋的孩子齐齐打了个寒颤,隐约觉得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但也悄声无息,谁也不敢议论。

毕赛看着突然变得陌生的王管事,不知怎的格外害怕起来。

心肌梗死大概多少钱
小孩健脾怎么调理
剖宫产术后消化不良多久能恢复
小儿便秘饮食注意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