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梧桐小說鴆心微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5:26:18

  我坐在老宁的面包车里,那车已经破旧不堪,车中尽是灰土,经年不擦的座椅被蹭得油光发亮,后挡风玻璃不知何时何地经受了何种沉重的打击而变得支离破碎,用透明胶带层层叠叠的糊着

  车驶离乡政府大院,迎面冲来一只笨重吭哧喘气又似得了失心疯的怪物,透过奇脏的车窗玻璃隐约可见白色怪物的身上写有“警察”散发着高贵气息的蓝字横冲直撞的怪物好似有着严重官僚主义作风的庸官耀武扬威地施展着黔驴技能,它尥蹶子般停靠在乡政府大院一角,后面扬起阵阵尘雾

  老宁愤慨地骂道:“这狗格子攮的货,差点撞了我的宝马”

  我们的车拐向乡间路,朝 09国道驶去

  凄清箫索毫无生气的村落难掩执政者的腐朽无能,坑洼残破又窄又薄的乡间柏油路暴露出官商勾结的卑鄙嘴脸

  路两边种上了弯弯曲曲奇丑无比的树苗,它们无一例外都穿着白色裤子,一抹红色腰带格外耀眼,妖里妖气地伫立在田地间,像是洗头店招客的

  在每个村的入口处,都花巨资从外地引进的大石头上都纂刻着该村的名字,彰显着威武,俯视着来来往往的乡民

  村落中临街的房子被涂抹上了惨白的石灰粉,如同戏台上奸臣的脸

  街中数名用围脖掩着嘴脸体态臃肿的妇女或老汉正在有气无力的扫着大街,偶尔老汉调戏妇女的言语引发出的阵阵哄笑是他们工作的无形动力,他们似是而非地做着表面文章,一捧玉米包子、或是一堆枯草亦或是一堆棉花秸秆被他们拔来弄去,好像调情的手在妇女身上拔弄

  旁边立着叉腰抽烟的包村干部神情漠然,时而呵斥几句,时而呆立一旁,像一尊神秘威严的大佛,时而轻咳,时而吐痰,在与老宁摇窗户打招呼的瞬间又把烟蒂弹在路面,落在地上的烟蒂被一老汉似是漫不经心又似是讨好领导般的扫帚扫进一捧干草中,消逝无影

  驶入 09国道,老宁的面包车像喝了酒的醉汉不由自主地拐来晃去用老宁的话说是四轮不平,得让废品站的人员进行校正

  老宁在车上与牛庄庄主进行了通话,我们的车停靠在牛庄饭店门前

  牛庄庄主是一位油光粉面,身材短小却发福的中年,他早已经手持钻石牌香烟在门口迎接我们的到来

  饭店大厅内十数个民工兄弟正在吞咽着面条,我们朝包间走去,饭店老板娘婀娜而来,各位领导,要点啥牛庄主执意要老宁点上两个菜,老宁就随意要了花生与炒菜

  经牛庄主介绍,座位上有仪态威武的包工头,有兄弟背景神秘又霸道,好似能改变一方法律私营业主

  一番虚伪的客套,一场为打破尴尬气氛而兴起的行酒令,一瓶又一瓶5 度赖茅的开启、入杯、下肚,醉意微熏的我不善言词,持酒杯与牛庄主碰杯,牛庄主红扑扑的小脸上带着甜笑,写满了酒精留下的醉态,他不时与老宁相互吹捧,歪斜着身子咳嗽着在与我碰杯的刹那,不知牛庄主有意亦或无意他的酒杯倾斜着不偏不倚地一股酒液倒进了我的酒杯

  呀,失手,失手哦,客气,客气

  老宁正襟危坐,不时地加入几个下酒的顺口溜,引起的哄笑给酒局增色不少

  牛庄主已醉,与老宁大声划梅,称要找回当年饮酒如牛喝水般的感觉,称当年酒后赶集,摸娘们,捏 ,打牌,逛窖子,何等快活

  牛庄主狂言脱口而出,哼牛庄,哼牛庄,俺们家有个传统,我们绝不当支书,谁当支书得受我们家控制,那个谁谁谁,牛逼哄哄,敢不受我控制,看到下场没,看到下场不嘿嘿,呵呵这是传统,这是俺牛家传统,俺一年弄十几二十万就行了,你们说是不嘿嘿,呵呵

  他的酒后狂言,他的神情使我想起了三国时期的曹阿瞒,还有那悲情的汉献帝

  无味的饭菜,劣质的赖茅,我吃了个八成饱时,和老宁一等与牛庄主等告别,坐在面包车中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酒,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酒,它是粮食的精华,是中国民族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

  酒,它能乱人心性,使人原始的本来面目毕露无遗, 身子般展现人前

  酒,又名杜康、欢伯、杯中物、金波、秬鬯、白堕、冻醪、壶觞、壶中物、酌、酤、醑、醍醐、黄封、清酌、昔酒、缥酒、青州从事、平原督邮、曲生、曲秀才、曲道士、曲居士、曲蘖、春、茅柴、香蚁、浮蚁、绿蚁、碧蚁、天禄、椒浆、忘忧物、扫愁帚、钓诗钩、狂药、酒兵、般若汤、清圣、浊贤

  为了劝酒,酒席上有许多趣话,如“感情深,一口闷、感情厚,喝个够”,“感情浅,舔一舔”模糊,模糊,我好似饮了一杯鸩毛,鸩身上漂亮绿色的毛泡过的酒,渐入无意识梦乡中

  共 170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从这篇微小说看,作者很善于从一个小窗口透视大千世界中的一隅丑陋这篇微小说写的是牛庄庄主请乡镇干部吃饭,喝酒,酒醉酣处丑态百出特别是牛庄主酒后狂言,揭露出村霸,村痞在农村的横行无忌,扰乱农村的正常秩序,令人痛恨无比,觉得打黑除恶势在必行,特别是农村作者文章最后写出了酒的多称,让人看到了一个知识渊博的文友欣赏 感谢赐稿 推荐品读 【:冰凌】

  1楼文友: 14:28:05 从这篇微小说看,作者很善于从一个小窗口透视大千世界中的一隅丑陋特别是牛庄主酒后狂言,揭露出村霸,村痞在农村的横行无忌,扰乱农村的正常秩序,令人痛恨无比,觉得打黑除恶势在必行

  回复1楼文友: 19:28:51 呵呵,其实人生就是如此人世百态嘛

颈动脉斑块有软硬的区别吗
中药大品种
婴幼儿枕秃是缺什么
佝偻病如何晒太阳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