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荒兽主宰 第七百二十九章 雷剑鸣颤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5:54

荒兽主宰 第七百二十九章 雷剑鸣颤

玄野慵懒地坐在一颗枯树上,随意地望了望锁魂禁阵凹陷之处,脸上毫无半点忧虑。

冷冷一笑,玄野一挥掌中金剑,那昂首千丈的金鳞王蟒器灵,咆哮一声,化作一道金色流光,融入了金剑之中。

这金剑,剑身好似金鳞镶嵌,长半丈有余,竖立在地,有近一人之高,剑身却仅有两指之宽,真如蛇蟒一般细长。

“王蟒金剑,真是好剑,若我能斩杀燕澜,此剑从今以后,便正式属于我玄野。”

“方才祭出器灵王蟒,便是让你们知道,我玄野也非好惹之辈。这金剑在锁魂禁阵之中,如鱼得水,威力倍增,即便你们那些老祖进入此阵,定也要命丧这金剑之下。”

玄野抚摸着王蟒金剑,眼中闪烁着贪婪炽热的神采。

随后,玄野目光看向燕澜,好像在看着一头被困的野兽。

在这锁魂禁阵内,他玄野就是神,就是主宰,哪怕是一个老祖级的强者沦陷其中,他都能够肆意玩弄。

更何况,踏入其中的乃是燕澜,一个天赋不错、但却实力不够的小家伙。

锁魂禁阵未完全启动前,燕澜正朝玄野怒奔而去。

在锁魂禁阵启动的那一刻,燕澜当即感受到,他的灵识辐散范围,从原先万丈,瞬间压缩到仅剩百丈。

玄野的身影,当即从燕澜灵识中消失。

若说之前,燕澜面对玄野十指祭出的锁魂禁阵,魂魄感觉像被巨手紧抓,使劲揉捏。

此时,燕澜感受到魂魄,宛如被一座十万丈之高的大山,死死压住,就连低空飞驰,都无法做到。

甚至在地上行走,脚步都变得沉重无比。

魂魄被压。万般皆重。

燕澜奔出数千丈,汗如雨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魂魄被锁的感觉。好似凡人眼睛和耳朵,皆被掩住一般。

万丈之外,玄野灵识倾落在燕澜身上,冷冷道:“挣扎吧,我会给你足够多的时间挣扎。等你力气耗尽,我再取你性命不迟。”

“你是我玄野的猎物,也是我荣耀的开始,取你首级,我便能好好羞辱玄弃,更能得到家族重视。在不久的将来,我玄野必将能踏上玄族第一天骄的宝座,成为受族人仰慕与崇敬之人……”

燕澜微微抬起头,此刻,他虽感应不到玄野身影。但却是知道,玄野定正远远地望着他,嘴角流露出狰狞的笑。

“若我展开雷魂之力,这锁魂禁阵

,定然奈何不了我。”

“但是,雷魂之力一旦消耗殆尽,积蓄起来颇为费力。此阵虽令我魂魄如负重山,但我灵魂境界远超玄野的想象,甚至连玄族高人,也断不会料到我灵魂境界。有如此之高。”

“别人在此阵中,会失去战力。我燕澜,虽战力也难免衰减,但至少还保留七成以上。如此战力。杀玄野,足够。”

“暂时,还不能让玄野看出我尚存战力。此人自视甚高,狂妄自大,心机根本比不上玄弃,难怪在玄族之中。不如玄弃那般受到重视。玄野对此阵极为自信,我若趁此机会示弱,必可抓住机会,对他一击必杀。”

燕澜身形故作酿跄,在地上半跪下来。

示弱于敌,再趁机反咬一口,燕澜并不是第一次施用。

当初为吸引阮焰和赵青上钩,他甚至忍受了被凶兽凌虐。

在实力未具备压倒性优势之前,有些手段,不得已而为之。

燕澜虽对自己实力自信,可毕竟身在锁魂禁阵中,难保不会出现其他意想不到的变故。

就在燕澜左脚膝盖触地的那一瞬间,他眉头陡然一凝,这一刻,他感应到雷剑鸣颤得更为厉害。

“怎么回事?雷剑颤鸣,定非因玄野而起,似乎……似乎与这大地有关!”

燕澜皱眉,但未显露出太过夸张的表情,以免被玄野看出什么端倪。

“难道,这荒鬼坡,与雷剑之间,竟有渊源。莫非这大地之下,有什么东西,与雷剑有某种感应?”

燕澜心神剧震,若是雷剑与荒鬼坡有联系,那说明天陆与这大千尘世,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尤其是在这世间,找到数枚古玉,更让燕澜肯定了此时的想法。

就在燕澜惊疑之际,锁魂禁阵外,五位老祖脸色,皆是前所未有地阴沉。

四祖寒声道:“此阵之强,前所未见,又有荒鬼坡诡异之力加持,恐怕我等耗尽气力,也无济于事。”

赤脚老鬼面容忧色更浓,他讷讷地望着锁魂禁阵,低语道:“连我们这些老家伙,都破不开此阵,单凭燕澜那小家伙,如何能破开此阵?”

“当初,真不该轻信玄族天骄,搞什么生死挑战。生死倒是生死,但挑战竟是这般挑战,简直是对本门的侮辱。”

赤脚老鬼焦躁之际,忽然想起燕澜,曾有一个无法言喻的保命神通,一旦隐匿,神鬼莫测。

赤脚老鬼暗自手掌捏紧,心道:“对,燕澜那般自信,定有保命神通。关键时刻,老鬼我可不能乱了方寸。一旦方寸大乱,或将正中玄族大阴谋者下怀,到时,不但会给燕澜增添麻烦,更会对罡天门,造成难以挽回的浩劫。”

想完这些,赤脚老鬼深吸一口气,忽然觉得,玄族真是在下好大一盘棋。

玄族幕后之人,定是希望他们方寸大乱,然后一打尽。

袒胸老道见赤脚老鬼神色快速变幻,摇头叹息道:“老鬼,放心吧,燕澜造化非凡,此番际遇,说不定不但能逢凶化吉,甚至还可能又得一番大造化。”

六祖仰天长叹,道:“是啊,机缘造化,难以揣测。人的命运,好像早就注定一般。燕澜命运,我看不透,是生是死,非我们能够掌控。此阵我们无能为力,四位老怪,接下来我们该当如何?”

四祖沉吟道:“此地非是久留之处,依老夫看,不如你们速速赶回宗门,找其他老怪商议对策,老夫守在此地,如有异变,也好及时告知你们。毕竟,老夫所修之诀,比你们更适应此地。”(未完待续。)

滨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焦作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铜陵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滨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焦作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